册亨:智慧种树就能富

2017-11-22 14:50栏目:三农政策
TAG:



      贵州,是一片多山的土地。17.6万平方公里的范围内,92.5%的面积都是山地和丘陵。

      怎样和大山和谐相处,让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考验着山里人的智慧。

      册亨县,是全省林业重点基地县,森林覆盖率达到67.77%。

      这里的山里人,把山当成自己的根,自己的魂,当成子子孙孙的依靠。

      他们懂山,顺着山的脾性谋求发展,不断摸索着靠山吃山的诀窍。

      上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是速生杉木的天下,册亨县也在种植杉树。

      根据技术要求,每亩地栽种的杉树要控制在110株左右,20年以上方能成材砍伐,才能获得收入。

      20年啊,是一个孩子从出生到成年的时间,是一个父亲从强壮到老去的时间。这对吃都吃不饱的山里人来说,实在太久太久了,叫他们如何等待?

      于是,山里人采取密植手段,在一亩地里栽上300多株杉树。头两年,可以卖苗;第八年,可以间伐一些卖木材;第十五年,就可以主伐了;此后又接着在原地栽种,循环往复。

      高密度种植杉树,再适时将过密的树林疏化,既不影响树木的生长,又在每一次疏化过程中获得了收入,极大地提高了百姓种树的积极性。

      到了21世纪,山里人意识到,单一地经营用材林,种树砍树再种树不断地重复,并不是长久之计。

      林木生长的那些年头里,没有收益的那些年头里,山里人的生活无法维持,砍伐就变得没有底线,有时候还没等杉树长壮就开始伐了。他们知道,如果有一天树砍光了,依山傍水的家园就不在了。

      于是,他们不再只种杉树、桉树等用材林,他们种油茶、核桃等经济林,培育海南黄花梨、柚木等珍贵树种。他们用实际行动证明,不砍树也一样能致富。

      进入新时代,山里人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林业产业发展之间的矛盾越发突出。

      无论是用材林还是经果林,产业的发展都太过缓慢。山里人仔细琢磨着,林下那些肥沃的土壤,空着是不是有点可惜?

      于是,他们在林下养鸡鸭,种灵芝、菌菇、草药等喜阴作物,以短养长,在等待树木成林的日子里,便可以收获更多财富。

      他们还要在林子种花、养蜂,搭建别致的小木屋,打造森林人家、森林村庄、森林城镇,与远方的来客一起,分享最清新的空气和最地道的特产。

      山里人,懂山,才懂生活。

      厉害了!一片林子成就一个千万富翁

      覃世坤,73岁册亨县秧坝镇秧坝村村民,千万富翁

      我总感觉,以前的冬天比现在冷。

      那时候,只有收庄稼的时候,才能饱饱地吃上新米饭,然后,全年的粮食都得紧着吃。

      我去县里开会,听他们说种树可以挣钱,一棵树一年能赚1块钱呢。我也想种,真能挣这些钱的话,过年娃娃就能吃口肉。

      但我没有钱,没有地,没有树苗,也不懂咋种。

      1984年,县里用世界银行贷款开始种速生经济林,政府鼓励我们种树,我就包了785亩荒地,上山种杉树了,这一种,就是30多年。

      覃世坤怎么都没有想到,他30多年前做的这个决定,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

      那一年,覃世坤40岁,是册亨县秧坝镇秧坝村的村支书,一个敢想敢干的人。

      为了改变村子贫穷落后的面貌,他带着大伙,尝试过养猪、养鱼,虽然都失败了,却没有死心。

      1984年,册亨县借助世界银行贷款国家造林项目,启动建设速生经济林,在高海拔地区种植杉木,并鼓励村民参与。

      在那个饭都吃不饱的年头,不种粮去种树,被大家认为是疯子行为,覃世坤就当了这个“疯子”。

      他承包了村里的785亩荒山,开始了种树人生。

      2000年,覃世坤的第一批杉树砍伐之后,卖出了几十万元。

      这件事,轰动了整个县城,山区农户对种树有了期待有了热情,纷纷开始种树,短短两三年,整个册亨县的荒山全部都种上了杉树。

      如今,册亨县已有杉木速生丰产林80万亩,一批批造林者都获得了丰厚的回报。30多年来,覃世坤共造林2500亩,成了村里的千万富翁。

      “家里种下一片杉,不愁吃来不愁穿。”省林业厅挂职干部、册亨县副县长赵华告诉记者,杉木产业还带动当地形成了种林、护林、伐林、加工、销售、运输等产业链,杉木成了册亨林农最大的依靠。

      要建房子,砍一片杉木;孩子读书,砍一片杉木;老人看病,砍一片杉木……

      由于树木生长周期缓慢,单一种植用材林的弊端也不断显现——

      老百姓高密度种植杉树后,就外出打工了,林地没有定期疏化,长期缺乏管护,影响了林木的生长质量,也制约着林地的后续利用。

      许多林子密密麻麻地长,往里面看,两米开外就见不到光,林下全是残枝,鸡都走不进去,更别提林下种植养殖了。

      老百姓着急用钱的时候,不管林木成长情况如何,就砍伐一片林地,砍下来的木材粗细不均,卖不出好价钱。

      高频度的轮作会对固土保肥、涵养水源造成一定影响,而单一地种植杉树,也会影响生物多样性。

      “通过加大监管,确保种植、砍伐等环节标准化,通过对农户的培训和宣传,让农户转变种植观念。但这些措施都是治标不治本的。”赵华告诉记者,问题的根本还是在于产业粗放,必须调整林业产业结构优化林业产品,为老百姓找到更多因地制宜的致富路子。

      为此,册亨县大力发展“森林+林下经济”“森林+林产品”等“森林+”绿色林业产业,集中力量打造一批森林产业。

      为此,该县发展油茶林面积13.5万亩,集中连片在弼佑、双江、八渡、秧坝四个乡镇,目前已结籽油茶面积8.26万余亩,平均亩产70公斤以上,每年上市油茶籽达6000吨,为群众创收9000余万元,扶持农户15000余户,其中,贫困农户8992户。

      种树,册亨县种出了好“钱程”。

      了不起!拜师学艺当上灵芝种植专家

      罗阿抓,23岁册亨县双江镇坝麦村贫困户,技术骨干

      因为穷,父母都没文化,我的名字都是随口喊的,我自己也只是个初中毕业生,还得到处打工讨生活。

      我要改变这个家的命运,我要先让自己变得厉害起来。

      村里人在林下引种灵芝,他们都怕尝试怕失败。

      但是我不怕,反正都是一无所有,那就拼一把、赌一次。

      今年小赚了一点钱,也积累了一些经验,以后肯定还要继续种。

      支书让我去学了育苗,还让我当村里的技术员,这是很好的机会,因为知识和技术就是安身立命的本钱。

      11月10日,天气晴朗,罗阿抓家的院坝里,摆满了灵芝,引得路过的行人都要停下来看一眼、问一问。

      “阿抓,这就是你今年收的灵芝啊?摆一地还好看嘞,有人买没有哦?”

      “有个云南的药厂已经全部订了,我晒干了他们就来收。”

      “哦,种这个难不难嘛,是不是要好多钱买苗?”

      “嬢嬢,你把你家杉木下面的杂草树枝捡干净,种下去就行了!这个东西喜欢阴凉,种在树下面不用管的。明年栽灵芝,政府有补助的,一亩地补三万,自己出不到好多钱,最多就是开始栽的时候费点人工。而且我们自己育苗,保证质量也便宜。”

      一旁的村支书王如安看到罗阿抓回答村民问题头头是道,就打趣他:“你现在是最受欢迎的灵芝种植专家了。”

      王如安告诉记者,坝麦村生态环境好,全村人均三亩杉树,但杉树成林周期长,为了长短结合,增加百姓收入,便在今年初引进了林下种植仿野生灵芝的项目。

      灵芝喜阴喜湿,在林下种植灵芝,一方面可以节约成本,不用搭建大棚,利用林木高大的树冠提供其最佳的生长环境,保证产品质量;另一方面又可以促使农户及时间伐密度过大的林子,有效抚育森林,防止病虫害发生,减少森林火灾的隐患。

      “灵芝种下去一次,可以连续采收三年,在林下种植,技术更为简单,只要及时清理杂草就行,是很好的扶贫项目。”王如安说,今年,坝麦村仅有三户贫困户参与,因为经验不够,灵芝采收时间晚了一点,品相不太好影响了价格,但平均每户获得的收入也不低于5000元。

      2018年,双江镇将推广林下灵芝种植,预计发展50亩,参与种植的贫困户还可以获得每亩3万元的项目补助。

      “1亩地需要2000个菌棒,50亩就是10万个,每个11块,就是110万。”王如安和罗阿抓在项目引进之初便意识到苗木培育的广阔空间,于是便派罗阿抓去云南等地学习,目前已经掌握技术的他们,将为双江镇提供明年50亩的菌棒。

      “不仅是要发展灵芝,我们这里生态条件好,林子里面可以变出很多花样,种羊肚菌,养鸡都是可以的,等到村村通全部修好路了,还可以发展森林旅游,以前种的这些杉树,全是宝嘞。”罗阿抓和王如安商量着下一步的发展。

      “林下、林中、林上、林内、林外,林子里天地宽广。”省林业厅党组书记、厅长黎平十分认可册亨县的林业产业发展思路。

      册亨县,双江镇,坝麦村,这三个地方,虽然分别是贵州的贫困县,极贫乡镇,深度贫困村,但这三个地方,森林覆盖率又分别为67.66%、75.5%、79%,生态资源丰富,只要找准了路子,让庞大的自然资源转变成脱贫攻坚和绿色发展的新动能,贫困林区的未来不可限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