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农民商人黄源生(六)

2017-08-04 17:13栏目:农经知识
TAG:



      六添翅

      春节过后老三已十三岁了,现在是阴历二月上旬,叔侄三人正盘算着回家休假的事。对于家,老三只知道自己是高淳县带家城村人,对于什么叫家老三的概念很淡薄。以前回家后都是老奶奶照顾他和他大哥的生活,她老人家看着这对宝贝孙子是悲喜交集老泪横秋,悲的是想起大儿子过世的太早,要活到今天多好多幸福啊;喜的是这两孙子又长高了,从头到脚看了一遍又一遍,心想再过几年他们娶妻生子后就四世同堂了……。倒是老爷爷把感情藏在内心,最多也只是笑嘻嘻的说:嗯,这次带来的茶叶比上次的好些。

      到家的第二天,老奶奶就安排他和大哥去邻村看望已改嫁的母亲。继父姓杨是个很老实的庄稼人,家有三间赤脚瓦屋(高淳方言,意为下半截为干打壘的泥墙,上半截挂草帘子挡风,屋顶盖瓦)三四亩田地,四十多岁的他身体健壮是是位作田的老把式,生活上虽不富裕但租茶淡饭吃穿不愁。由于他父母过世早没有人为他张罗婚事,所以孤身一人光棍一根,直到三十多岁才娶死去丈夫的邢氏为妻,两人婚后生了个女儿夫妻俩视为掌上明珠。他为人随和对他的两个继子很亲热也不吝啬,只要老三他们哥儿俩去了他就忙前忙后的来招待这两位不是亲生胜似亲生的儿子。他们兄弟俩到了母亲家,母亲是满面春风高兴得不得了,兴高采烈地欢迎她的这两个儿子,把家里最好的食品拿出来让他们享用,拿出早己为他们做好的衣服让他们试穿,拿出新做的鞋让他们试脚,看穿着合适不合适看大小如何,忙得不亦乐呼。看着他们穿着得体的新衣服合适的新鞋,满脸堆笑地从头到脚看望这俩个儿子,这是母亲最高兴的时候。但好景不长,晚餐后他们要回带家城时,母亲的眼泪像泉水般地涌出,无奈地看着他们走出家门,她跟在二个儿子后面,送了一阵又一阵,说不完的话流不尽的泪。直到快到带家城村村口了她才停步,满脸泪水的她看到这对儿子进了村,才依依不舍的往回走,但仍一步三回头地望着朦胧的带家城。这就是老三对母爱的感受,至於什么叫父爱,他是很难回味了。

      在家里除了老奶奶和母亲的亲热外,老三觉得只有三婶对他很照顾,给他做新鞋给他洗补衣服,有好吃的给他留着。特别是她名叫福弟的女儿跟自己的亲妹妹一样,紧随着他三哥长三哥短的叫着;二嬸带着一对儿女,自己干活也不利索,二叔又在家,就顾不上这对侄子了。

      这大概就是老三对家的感受,虽然如此,但老三对于回家还是很兴奋的。就问他二叔这次回家要带些什么东西,他二叔说还是轻装从简,什么也不带。他们正说着话,老三看到孙总经理提着二盒点心,二包茶叶和一个小包袱来了。老三高声叫道师叔您来了,黄永桐站起身来说:师弟又让您破费了,您请坐。老大昌根倒了一杯茶恭恭敬敬的端到孙总面前说:请师叔喝茶。黄永桐分付老大重新沏壶好茶。

      第五章师傅领进门

      第四章世界上最小的学徒工

      第三章踏入社会大门

      第二章不幸的童年

      第一章农民商人黄源生